杨老师的恐怖经历
来源: http://www.guigushi360.com??开元棋牌彩票??bet.365在线体育投注_365体育投注网址多少_365体育投注客户端打不开大全

  我动手烧废纸去。一张张烧,让烟雾尽量小点。她也出来了,蹲在我身旁问我烧这些干嘛。我就是笑笑不回答。

  她也不急,就在那看着我烧,放学的时候,我也烧完了,不过留下了牛犇的那张,才对她说道:“姐姐,我在这里少东西,你不会告诉别人吧。”

  她摇摇头:“漂亮的男生总是有特权的。我愿意给你保密。但是你要怎么报答我?”

  “我给姐姐送一套很漂亮的……情趣内衣怎么样?”我压低着声音。

  她笑了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这就是默认赞同了。我接着问道:“那姐姐能告诉我一件事吗?”

  “告诉你了,你又怎么报答我?”

  我愣了一下,就说道:“那就两套……”

  她打断了我的话,说道:“那就把那情趣内衣,亲手从我身上脱下来。”

  我被呛得没话说了,不自觉地退后了一步。她就笑了起来:“问吧,想知道什么啊?”

  “我们班主任吴老师是不是认识绝色ktv的人?”

  “哦,当然啊。卿卿会成为绝色的老板娘,那都是你们吴老师介绍的。他当初还说介绍我去相亲的。我看还是算了,那绝色的老板好胖。我还怕他会压死我呢。”

  “谢谢姐姐。”我快步走出了医务室,后面是她的笑声:“别忘了你答应我的。”

  当然不忘啊,一套内衣而已,淘宝上也就一二十块的。我就买个两套她都不成问题。老吴果真跟绝色有关系,这么一来很多问题都说得通了。

  吃过午饭,我睡午觉去。昨晚没睡好,上午又不能睡。等到下午的自习课,我就挤到了陶静的身旁,把那张复印着牛犇资料的纸塞到了陶静的手里,压低着声音说道:“自习课又没老师上课,你去问问英语老师,这些习题吧。然后这张纸就夹习题里。杨sir问起的话,你就说,你也不知道怎么在这里的,然后装着害怕的样子,问他是不是有鬼。”

  陶静白了我一眼,说道:“我干嘛帮你吓人啊?”

  “不是吓人,是……帮帮忙。”

  “那你告诉我这跟杨老师有什么关系?”

  她就是担心我对对杨老师动手。“你就帮这个忙吧。就让他看看这张纸就行,注意他的反应。你什么都不说也行。”

  “哼!”

  “你到底帮不帮我?”我说着,看她那表情够郁闷的。我也一个冷哼回到我的位置上,只是我没有拿回那张纸。

  第二节的体育课,体育老师竟然说要教大家跳交谊舞。我躲在树荫下用手扇着风,这么热的下午,跳什么舞啊?让我们回教室睡觉不是更好。

  看看四周,陶静不见了,也不知道她溜到哪里去了。我朝着小小挥挥手,让小小过来了才问道:“陶静呢?”

  小小那种一米四的,就算她想学跳也不会有人带她。她嘟嘟嘴,说道:“去找杨老师了。她说这节课,杨老师没课,正好去办公室找他了。”

  我听着,也一下跳了起来,就往办公室那么冲去。高中的老师并不是坐班制的,下午办公室里的老师很少。有课的上课,没课的基本上都不在。杨老师也是新来的,想有个好名声,才整天蹲学校里的。

  我进去的时候,一路上都没有看到老师,就是走到了那办公室里,也就看到杨老师一个人。我没有走进去,就在办公室外面的窗子朝里看着。陶静好像是在问着他题目,两个人都挺认真的。

  一分钟,两分钟,陶静不是会没拿那张纸来吧。三分钟四分钟,我在外面站着挺累的。要是她真的不想帮我问这件事的话,我在这里站再久也没有用。

  我犹豫了一下,打算先离开的时候,就听到了办公室里的大动静。杨老师几乎是跳了起来,伸手扒掉了陶静的书。陶静的书掉下去的时候,那张纸也飘出来了。杨sir的脸上是一片的苍白,嘴里说道:“拿走!怎么是他?为什么是他?拿走!你书里怎么会有他!”

  “他?谁啊?那张纸吗?我不知道啊。老师,你说,它怎么会在我的书里的,是不是有鬼啊?”陶静的声音也越来越低。

  杨sir似乎真的很害怕,带着哭音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那晚上的事情,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没看到!牛犇,别找我!你已经死了!别找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呜呜……”

  我推开门,轻轻走了进去。陶静看向了我,而杨老师根本就没办法注意四周了。我轻声问道:“他是怎么死的?”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别问我!”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低着头,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这对于我来说,不知道是不是好事。我继续说道:“我知道,他是在绝色ktv里死的。就在268包厢。那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包厢,黑乎乎的,屏幕开着,唱着欢快的歌曲,但是话筒里却传来……”

  “鬼在说话!鬼在说话!”他打断了我的话,“她说她要杀了我们,她要杀了我们。”

  “然后呢?牛犇怎么死的?你又怎么出来的?”

  杨老师真的有种崩溃的感觉,在那呜呜地大声哭了出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她杀了他。手就放在他的胸口,我看着他一点点瘦下去,瘦下去,变成人干一样,声音也出不来,偶尔的几声就像是七八十岁的老人家的声音。他死了,就这么死了。”

  被吸干的?不是做器皿,也不是扒皮?

  就在这个时候,那边楼梯传来了跑步的声音。我匆忙捡起地上的英语书和那张失踪登记表,拉着不知所措的陶静冲出办公室门。已经来不及了,现在没有办法下楼。能避开楼下上来的人只有走道尽头的卫生间。

  我是拉着陶静都冲进了卫生间,但是关门却很轻。不能让人听到我们关门的声音。小小的隔间,陶静看着我,起伏着胸膛呼吸着。我知道她很紧张,杨老师刚才说的那些话,让她震惊。杨老师几近发疯的模样,也让我震惊。他看到了一个鬼,把自己好朋友一点吸干致死。却不能跟任何人说,一个人承受着那样的恐怖。

  今天,那让他压抑在心中那么几个月的恐怖一下被我们翻了出来,他哭着喊着,那模样真的够吓人的。

  我也紧张,跑过来的时候还记得去捡书,捡那张纸。我靠着隔板长长吐了口气,这口气还没出来完呢,就听到了外面出来了声音。“快!找找,每个角落都好好找找!别让坏人逃了。一会要是去伤害了学生,学校责任就大了。无论如何今天也要找出人来。”

  “嘭”外面卫生间的门被大力的打开了。这么粗暴的方法,我们还能躲得了吗?陶静惊恐地看着我。我几乎是没有多想后果的,用两秒钟脱下了身上的T恤,扑向陶静,将她压在另一面的隔板上。

  隔间的门被人踢开了,门板狠狠打在我的背上。“啊!”我惨叫着,不仅是背啊,后脑勺也被打得挺厉害的。

  不过也还好,我速度够快,扑在陶静身上了。要不刚才这一下,能直接打在她半边脸上。

  “谁!出来!出来!”好戏上场了。保安在办公楼厕所里发现了一对男女学生,男生还是裸着上身的。等情况稳定下来之后,我们两已经站在了政教处的办公室里了。而且我的衣服,还被政教主任气汹汹丢到垃圾桶里去了。

  政教主任骂人口水喷得厉害。趁着他转身打电话通知老吴的时候,我从腿包里拿出了湿纸巾,也递给了陶静一张。

  陶静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我低声说道:“哭什么啊?现在没衣服穿的是我!大不了一会你就说,是我抓你过去的,是我强迫你的。操!就是个未遂。只要你不告我强暴,学校警察都拿我没办法。”

  陶静这会是真的哭了,不过不是因为我想的这些原因,她说道:“我爸不在家,我妈要是来了,还不打死我了。”陶静爸爸比较好说话,她妈妈是那种强悍的女人。这点我领教过。

  “那好,你就说是我强迫你的。你妈就会心疼你了。大不了她就多打我几巴掌。”

  政教主任那边吼了过来:“你们两不把学校规范放在眼里啊?都到这里了,还亲亲我我的,是不是想开除!我可记得你们呢?在宿舍里乱滚的就是你们两!这次好了,跑教室办公楼里去了!谁出的主意?”

  我马上说道:“我出的!我强迫她的。看看她手腕上还有被是拉扯出来的乌青印子!”说话的时候,我已经伸手去扯陶静的手腕了。刚才没印子的,被我这么一扯,还是故意用了力,有印子了。

  这时,敲门声传来,杨sir走了进来,说道:“主任,这件事跟这两个孩子没关系。我就是趴桌子睡,做噩梦了,才会又哭又喊的。对不起,主任,我身体有点不好。我经常做噩梦。这次让你们担心了。”

上一篇:送给江哥的礼物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