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行动(2)
来源: http://www.guigushi360.com??开元棋牌彩票??bet.365在线体育投注_365体育投注网址多少_365体育投注客户端打不开大全

  欧阳北辰和几位富有经验的朋友,驾驶着一艘非常漂亮的崭新的白色大帆船,经过近三个月的长途跋涉,历尽艰险、历尽风浪,终于抵达了地处南半球的风光旖旎的澳大利亚的大堡礁。这次远航跋涉不是比赛,而是他和朋友们的一次探险旅游活动,外带对新船的试航及对团队合作的适应性训练。在大堡礁的一处游艇帆船码头上,前来迎接他们胜利抵达的除了团队成员们的亲友外,还有林子雄。

  林子雄对大堡礁独特的自然风光一向极为推崇,这次他将自己的度假地选择在了大堡礁,其中主要原因之一当然与欧阳北辰要来这里度假有关。在欧阳北辰还未到达大堡礁时,林子雄已提前两天到达了。在此之前,林子雄已于半个月前得到了雷达新任务的通知,但他还未给出明确答复。因为这个新任务并不是很紧急,时间限期的要求也相对宽松,所以他不想太早把这件事告诉欧阳北辰,想让他多休息一段时间,而这也已征得了雷达的同意,毕竟度假是不可侵犯的一种人权。而CIA对于雷达组织因为自己的人员正在度假而要求延迟答复的请求,当然也表示理解。

  大堡礁是世界上最着名的旅游度假圣地,位于澳大利亚东北部昆士兰省对岸,是一处延绵两千多公里的地段,它蜿蜒于澳大利亚东海岸。在这片辽阔澄碧的海面上,点缀着一个个色彩斑斓的岛礁,大礁套小礁,环礁包着泻湖,一望无际。这里景色迷人、险峻莫测,水流异常复杂,生存着数百种不同类型的珊瑚礁,其中有世界上最大的珊瑚礁。由于珊瑚礁严严实实地将泻湖包围在内,所以礁外是波涛汹涌、巨浪滔天,而礁内却水平如镜,是天然的避风港,各种鱼类、蟹类、海藻类、软体类,五彩缤纷、琳琅满目,透过清澈的海水,清晰可见。

  这里是一座巨大的天然海洋生物博物馆,有各种色彩华美、奇形怪状的鱼类,还有许多罕见美丽的热带观赏鱼;这里还是某些濒临灭绝的动物物种的栖息地,是名副其实的“透明清澈的海中野生王国”。在礁上海水淹不到的地方,椰树、棕榈挺拔遒劲,葛藤密织,郁郁葱葱,一派绚丽的热带风光。透过温暖清澈的海水,可看清数百种珊瑚所构成的密密丛丛的海底“森林”,千姿百态、五彩缤纷。而在海边,被潮水冲上来的大小贝壳闪烁着光芒,安静地躺在沙滩上,退潮时来不及逃走的长达一米的大龙虾,以及体肥味美的海参,可让幸运者大饱口福。

  虽然大堡礁欧阳北辰已来过不止一次,但亲自和朋友们驾驶大型帆船到大堡礁度假,一直以来都是他的一个心愿。如今心愿得偿,他自然非常开心和满足。大堡礁海水清澈,可清楚看到30公尺深处的海底地形。礁区有多种色彩缤纷、形态多样的珊瑚,无论形状、大小、颜色都极不相同。珊瑚千姿百态,珊瑚栖息的水域颜色从白、青到蓝靛,绚丽多彩,珊瑚的颜色也同样是鲜艳无比、异彩纷呈。

  到达这个梦幻般的海洋世界几天以来,欧阳北辰身穿潜水服,与林子雄以及他的团队成员们一起流连忘返于这里清澈的海底世界。他们在这里与“美人鱼”畅游,与海豚嬉戏,与成群结对色彩艳丽的热带鱼亲密接触,尽情地享受这里美妙的海底奇观和独特的海洋自然景观……一周后的一个绚烂黄昏,欧阳北辰和林子雄并排走在海滩边洁白细腻的沙滩上,眺望海天风景。此时,天边那轮正在西下的无比辉煌的金红色夕阳,已将天空染成了火焰色,远处变幻莫测的碧蓝海水波光粼粼,在夕阳金红色光焰的照射下金光闪闪,宛如一海碎金;而眼前灰白色的珊瑚礁上也反射出灼灼金红色光焰,耀人眼目。此情、此景,使这个世外桃源般的海上世界如梦似幻,似乎这里已非人间而是天堂。

  此时此刻,言语已属多余,目光所及已让两人如痴如醉了。俩人谁都没说话,走走停停,徜徉在这片梦幻般的海滩上,直至西下的夕阳开始向远处的海平面之下逐渐没入。不久,海天相接之处依然露出的一弯犹如烧红了的巨镰般的火色光轮,将碧蓝清澈的海天映照得光焰万道、金红如血,仿佛在印证着那句“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的话语。

  欧阳北辰紧盯着远处即将没入海平面之下的巨大火球那仅剩的一弯细窄而炫目的光焰,突然沉声问道:“林兄,我知道你这次不仅仅是来度假的。现在该给我说说这次接到的是什么新任务了吧?”

  林子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欧阳北辰显然早已看透了自己的心思,此事已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是的,欧阳。我早就知道瞒不住你,也没想瞒你。本来是想和你再多玩几天然后再告诉你的,既然你问了,那就告诉你啦。”林子雄笑着说道,随后他紧接着提议,“这样吧,欧阳,现在天也晚了,今天玩得也够累的,肚子早就咕咕叫了。咱们就到那家常去的露天海鲜餐厅,找个僻静点的餐位边吃边聊,你看怎么样?”

  欧阳北辰转头看着林子雄,点头笑道:“呵呵,好主意,林兄!”此时,夕阳巨大的光轮已完全没入了海平面之下,而挂在半空中的那轮淡金色圆月的光华却越发显得耀目了起来,映照得这处海滩纤毫毕现。两人头顶着这炫目的金色月华,向着不远处那座漂亮的露天海鲜餐厅走去。

  他们选了餐厅一处极偏僻、隐秘的餐座坐了下来,随后点了大堡礁有名的大龙虾和大鲍鱼,还点了一些贝类、蟹类等海鲜,要了一瓶上等的F国干白葡萄酒,津津有味地品尝这顿海鲜大餐。

  在品尝过几道西式海鲜大菜、干了几杯酒后,林子雄说道:“欧阳,CIA似乎认准你了,这次的任务还是他们的,他们依然指定你。”

  欧阳北辰微微一笑,很平静地说道:“林兄,你是知道的,谁的任务都一样,我对此并不在意。”“呵呵,那是自然,这也是我们的原则之一嘛。”林子雄笑笑道。随即,他接着说道:“但是,很显然,现在你在CIA心目中的地位已是非同凡响了。这在雷达的历史上还从未有过!”

  听到林子雄这句颇带些得意、自豪的感慨,欧阳北辰有理由相信他并非客套和夸张。他知道自己为N市警方和CIA成功完成的这两次任务,已然超出了他们执行力、甚至是想象力的范畴,当然会引起他们极大的兴趣和注意力,这不奇怪。但欧阳北辰一向认为此类话题毫无意义,根本引不起他的任何兴趣,所以他毫无讨论这个话题的意思。只见他面色平静得就像是没听见,自顾自地用餐刀切下一块龙虾肉,叉起来蘸上调料放进口中,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林子雄见欧阳北辰似乎对自己的这个话题毫无兴趣,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也拿起刀叉埋头大吃了起来。

  吃过一些海鲜并碰杯饮用了一些葡萄酒后,欧阳北辰用餐巾轻点了一下嘴角,然后对正用刀叉切着龙虾肉似乎若有所思的林子雄说道:“林兄,说说任务吧。”

  林子雄略怔一下,随即点头道:“噢,好的!”他放下刀叉,用餐巾点点嘴角,调整了一下思路,然后说道:“是这样,欧阳,CIA有一个未完成的任务,实际上也就是一个曾经失败了的任务,需要把它继续完成。这个任务的难度非常大,是个解救两名重要人质的任务,要深入到一个敌对国家的首都去执行。”

  说到此处,林子雄略顿了一下,见欧阳北辰轻轻地点了点头,于是继续说道:“实际上,CIA自己组织实施的这个任务,与你上次执行M国的那个任务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段进行的,前后也就仅仅相错了几天时间。但是,他们却失败了,而且失败得很惨,还因此损失了两名在当地潜藏很深的老牌特工。鉴于此,CIA这次想请你来协助他们再次启动并完成这个高难度的任务。”

  听完林子雄的这番话,欧阳北辰微微地点了点头,没说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林子雄见欧阳北辰只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并未说话,就又随手拿起刀叉继续吃他盘中已经切好了的龙虾肉。低头猛吃了几口菜后,他端起酒杯与欧阳北辰继续碰杯饮酒、品尝佳肴,未再继续之前的话题。他知道,欧阳北辰需要对这一新任务作简要评估并理顺思路。

  在干过了几杯酒后,欧阳北辰皱了下眉头,有些不解地问道:“唔,按理说CIA制定的计划应该是相当周密的,他们的人也绝不是笨蛋。那么,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呢?”

  林子雄用餐巾点了下嘴角,说道:“CIA当时的计划是劫持转监狱的押送警车,这是个非常老套的常规套路,对方当然不是笨蛋,他们的防范也很严密。实际上,对CIA来说,那些军警即便防范得再严密也都不是问题,但不幸的是对方临时采取了一个非常规的行动方式,非常出人意料!当时那名负责押送的最高临场指挥官员,突然临时决定用自己的轿车押送犯人,而原定的押送计划仍然继续执行,只是把囚车里的囚犯换成了几名全副武装的特种警察。当然了,后来的结果可想而知。至于这名官员为何要临时改变计划而做出如此大胆的举措,到现在也没人知道。但明显的是,这名负责押送的官员事后成了那个国家的英雄。”

  “CIA即便怀疑是因为计划泄漏所致,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找到确凿的证据来支持他们的怀疑。这也许就是因为那名押送官员临时突发奇想而改变了计划也说不定呢!当然了,这种可能性不大,但也并非绝不可能。于是,这个精心策划的解救行动就此失败了,而且失败得还很惨。不但赔上了两条老牌特工的性命,还搭上了CIA的国际声誉,并直接导致了这个国家对人质更加严密的防范。真可谓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偿失。可以这么说,现在这两名重要人质到底被关押在什么地方,已成为绝密,CIA要想在短期内得到这个确切的情报,除非有奇迹发生。况且,即便得到了这个情报也已毫无意义了,因为想从现今如此严密防范的监狱里解救出这两名人质来,无异于天方夜谭!”

  欧阳北辰听完林子雄的这番解说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问道:“那么,CIA现在有些什么打算?”

  “是这样,欧阳,CIA想把你借去,由你来全权负责这再一次的解救行动。其中包括:行动计划的制定,人员装备的挑选,行动小组的组建以及行动计划最后的实施等全套行动。而CIA行动处隐蔽行动科将会全力配合你所制定的一切行动计划的实施,你直接向这个隐蔽行动科的科长克勒·埃文斯先生负责。这个解救行动计划的代号叫作’猫鼬‘行动计划,简称M行动计划。”林子雄答道。

  欧阳北辰听完林子雄的回答后,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林兄,我需要全面、详细的资料,看完后我才能答复你。”

  “那当然!”林子雄点了点头,“资料非常全面也很详细,一会儿我拿给你。这次的人员租借我们开出了1000万美金的价码,CIA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如此来看,这两名人质对他们来说极为重要,他们是势在必得。但是你也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你这次要去解救人质的国家是Y国!”

  欧阳北辰听到林子雄如此说,略怔了一下之后,微笑着点了点头:“唔,果然是Y国,和我之前的猜测一致!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这两名人质的情况我多少也知道一些,他们很着名,其中的一位是M国的着名记者,他实际上是CIA的一名重要的高层间谍,Y国方面宣布的罪名是间谍罪;而另外一名是Y国人,他是Y国的一位着名的核科学家,Y国方面宣布的罪名是叛国罪。世界上很多媒体都对这两人做过深度报道。”

  林子雄不由暗自佩服,他重重地点了点头:“对,欧阳,你猜得很准!没错,就是这两个人,非常着名!但是,你对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可能还不十分清楚,因为有些信息在那些公开报道的新闻中是不可能出现的。Y国政府坚决认为是这名M国记者策反了他们的这位着名的核科学家,实际上,策反这位Y国核科学家的人根本就不是这名记者,虽然他本来的目的也是这个。事实上,这位着名的Y国核科学家早就背叛了Y国现在的政府,而背叛Y国政府的理由竟然是出于爱国,这对Y国政府来说当然是个莫大的讽刺!然而,正是因为这两人所提供的重要情报,揭露了Y国政府许多鲜为人知的绝密核计划,并暴露了Y国在地下秘密发展核武器研究的隐蔽设施,这对维护世界和平来说,意义重大!”

  “哦,原来是这样!”欧阳北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看来,M国政府一定要将这两人解救出来,是有某种深层次原因的。”“是的!”林子雄点点头,“实际上把这两人解救出来的国际政治意义,要远大于通常意义上的人道主义意义。”在这顿海鲜大餐即将进入尾声时,欧阳北辰打破了沉默,他突然问道:

  “林兄,上次在夏威夷遇到的那个N市时报的记者乔治·布莱恩最近怎么样了?他的那个调查,有了什么进展了吗?”

上一篇:误会
下一篇:最后一页